琉璃先生

主黑三角,也喜欢丝路,拒绝极东和味音痴,菊相关只吸毒,露相关是红色洁癖,但是是老王中心,耀攻党,2.5次元党,喜欢时政历史向,我家老王世界总攻

喜欢的话可以来团一个哟~

弱了吧唧凉:

如图,我打算印制一些双面米耀帆布包赚钱钱。
   
p3p4就是该家的帆布包,有拉链,有内兜,质量也很好,我有做过详细的咨询。因为是双面定制,所以价格偏贵。
 
●帆布包35r一个,不包邮。
    
要帆布包的请留评!
买包群号码:158448244

人数≥30人时我才会去定制。当人数足够时我会从中挑一人免费赠送包包并且包邮。

难破船

老福特总爱干些天怒人怨的事哼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729243
太太的文的链接
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文笔那真是死而无憾了【跪】

烟草与泡沫:

露中。


哇Lof你这个屏蔽也太迟缓了吧。生气。补个档吧。




AO3

【APH米耀同人本宣】GUN&ROSE

想要的得盯紧了,淮南这王八蛋说完售她就完售了!完全没有考虑一下吃瓜路人的信息接收速度会延迟多久!

淮南子 采桑:

买买买!!!【暴风雨哭泣】


假的长发:



各位老铁们,这里插播一个非常正经的本宣,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金钱组是我入APH的初心,一直以来都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尤其想向全世界安利他们。终于这一次非常荣幸地邀请了几位文手太太和画手太太合作出【米耀ONLY】向的的同人本,本子策划是从今年五月份就开始了的,为了保证质量,我们把战线拉比较很长,从开始做印调到现在一宣出炉已经过去了近半年的时间,参与这个本子的每一位文手太太和画手太太我都想疯狂地给他们打CALL,尽管很多人三次元的事情很忙,但每个人都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可能地做到最好,还有宣图太太,也是非常用心地在设计,玫瑰花纹和暗色背景非常切合我们本子的主题,在这里我也向每一位参与G本的太太说一声谢谢。下面就正式放GUN & ROSE的宣图了,关于这个本子的详细信息,宣图上都有,如果小天使还有疑问,也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





文手: @writewinter  @淮南子 采桑  @竹九清梅  @Ryan_小满  @夏梓黙 
画手:  @卍千岁濂卍  @雪  @暮影伶仃  @布谷鸟   @Pcal洵_ 以及豆豆


宣图:       @鱿鱼丝大王 

 

最后再一次表白参与本子的全员,也表白各位喜欢金钱组的小天使,能遇见你们真的是太好了。


争霸(八)

第二天再见伊万时,王耀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伊万和阿尔也闭口不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甚至阿尔弗雷德都没再凑过来,让亚瑟和弗朗西斯都很是惊讶了一番。

投名的人也越来越稀稀拉拉,王耀今天才想起来自己昨晚犯蠢了,压根就不用当天投名的,他却色令智昏地把自己的身份玉牌给扔进去了。

那可是自己在老家上的昆仑学院的身份证,没有了回去会被山长揍的。

只希望回头火焰杯能把玉牌吐出来还给他,最好别烧焦了……不然山长能把他扔风雪崖思过一年。

王耀戳着眼前的羊排无精打采地长长叹了口气。

一旁弗朗西斯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挪开了一个位置,顺手还拦了一把正想坐到王耀身边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别凑过去,你没看见小耀今天居然连饭都吃不下了?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会不会是他家来猫头鹰要他马上回去了?”

伊万高冷地撇了一眼弗朗西斯,脚底一拐,绕了个圈晃过他就挤到了王耀身边。

“耀~你是没收到家里寄信的猫头鹰所以心情不好吗?”伊万直接把弗朗西斯的忠告当话题抛了出去。

王耀看见罪魁祸首,手里的叉子便嗤啦一下划出了一道锐利的声音。

他瞪了眼伊万,却没啥气势,毕竟也不能实话实说,只能继续气闷地戳盘子。

他的令牌啊啊啊啊啊啊!要拿不回来非得生撕了那俩混蛋不可!

而伊万对王耀,虽然是十分的有兴趣,也挺喜欢拥有朋友的感觉,但是在抛出了几个话题却被一直无视之后,他也就算了,起身去找娜塔莉亚商量今晚公布名单后,其余学生该如何送回去的具体事宜。

另一边格兰芬多那的阿尔弗雷德一直支着耳朵关注着这边,见伊万碰了个钉子离开,他倒是莫名有点高兴,不过一想到自己估计现在比伊万还要惹王耀讨厌,他就又有点焉了。

小狮子还不知道这叫患得患失,以后也再没机会明白,身边的亚瑟也只以为阿尔是昨晚被惊吓到了所以没精神,作为哥哥十分体贴地没有去打扰他。

平淡的一天也过的很快,到了晚宴时刻,所有人的情绪也高昂到了顶点,连一直心情不怎么样的王耀都提起了几分兴致,仔细打量教室席上的几个陌生面孔。

旁边弗朗西斯又在疯狂戳他大腿了……

王耀只能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从牙缝里挤出杀气腾腾的声音,“你是又发现什么名人了?”

“那是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弗朗西斯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天呐!天呐!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一直在为组成世界巫师联合协会而在国外奔波吗?!”

王耀闻言仔细看了看台上,终于在教师席的末尾看到了一张经常在巧克力蛙卡片上看见的脸。

虽然卡片上那张脸应该是属于那个人的父亲,哈利·波特先生的。

但是阿不思先生跟他的父亲实在是太像了,同样乱糟糟的黑发和碧绿的眼睛,尽管鼻梁上架的是金丝眼镜,也不妨碍什么。他侧着头跟身边的海格热情地低声说着什么,看来小波特先生也像传闻中的波特先生一样,跟混血巨人有着十分深厚的友情。哈利·波特先生退休之后一直隐居在戈德里克山谷,除了极少数亲近的人,没有人能随意打扰那位,而阿不思的哥哥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则是一直在潜心研究黑魔法和镜像世界,也极少露面,是以一直较为频繁地出现在大众面前的阿不思先生就成了世界的焦点。

王耀也是受惠于阿不思提出的世界巫师交流计划,才能转学来的霍格沃茨。

显然注意到那位的不止弗朗西斯一个,大厅里激动的絮语越来越多,最后麦格教授不得不站起来严厉地环视了一圈,在所有人仿佛瞬间被施了无声无息咒一般的死寂里,清咳了咳后,迅速介绍了一遍受邀而来参加评审的魔法部体育运动司司长卢多·巴格曼和特邀的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而后立马就宣布火焰杯开始了。

这很好地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厅里的蜡烛光线转暗,而火焰杯原本金黄的焰色也变成了绿色,每个人都摒住了呼吸。

一张边缘略有些烧焦的羊皮纸被火舌卷入半空,麦格校长迅速捏住了它,念出了上面的名字,“德姆斯特朗勇士代表,伊万·布拉金斯基。”

奶金色短发的斯拉夫人微笑着在众人的掌声里起身,走向旁边的休息室。

“还真是毫无悬念啊。”弗朗西斯嘀咕。

“每个学校每个年级都会选择最优秀的那个人当级长,火焰杯挑选的也是最优秀的那个,这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王耀平淡地回答。

“不过霍格沃茨算是例外吧?”弗朗西斯笑嘻嘻道,“不然也没有你和阿尔弗雷德的赌注了~”

说话间,第二个人选也出炉了,“布斯巴顿勇士代表,阮氏玲。”

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哗然起来。

一个黑色长发蜜色肌肤的女生站了起来,瞪着对面冰雪般冷漠无谓的娜塔莉亚,“怎么回事?!”

刚说各学校级长是最优秀的必然会被选中就被打脸的王耀也竖起耳朵聆听。

“我没有投,”娜塔莉亚淡淡道,“哥哥他必然会被选中,私心而言我不想和唯一亲如手足的哥哥争抢冠军,于公,遇上哥哥必定会失败的我,不管再优秀,也不可能有机会夺得冠军。所以布斯巴顿需要的不是最优秀的学生,而是最无畏的学生,火焰杯选中了你,那你就去吧,何况我也不放心让冬妮娅带队回学校。”

全场静默。

马克西姆夫人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阿不思先生却开始鼓起了掌。

“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放弃对所有人来说都难以拒绝的诱惑,这是连我父亲当年都做不到的。我必须得说,夫人,贵校的教学真的有很多霍格沃茨需要学习的地方……”他赞叹地对着马克西姆夫人行了一礼。

不,那姑娘只是重度兄控而已。王耀在心底默默回答。

在全场如雷的掌声里,阮氏玲面色很是不好地去了休息室。

而第三张纸条也落在了麦格教授的手里,“霍格沃茨勇士代表,阿尔弗雷德·F·琼斯。”

王耀惊讶了一秒,然后整个霍格沃茨的大厅就被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和掌声给淹没了。

必须得说,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在学校里的人气是真的高,也就王耀从来都没被他那张天使脸蛋迷惑过。

小英雄似乎高兴疯了,绕着格兰芬多的长桌跑了一圈不算,往休息室那边走的路上他还左顾右盼高举双手让欢呼声更加响亮些……

王耀和麦格校长的脸色齐齐一黑。

眼看着那小子蓄意放慢的步伐快要走到斯莱特林桌子这边了,没等两人目光碰上,也没等麦格校长憋不住让阿尔赶紧走,火焰杯再一次变成了绿色。

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笑凝固了,欢呼声也停止了,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里,一块似金非金似石非石的物件被喷了出来,由于不具有羊皮纸那样的柔软性,它啪地一声弹到了半空中,笔直地飞到了海格的脸上。

然后被旁边的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接住了。

仔细看了看那个东西,阿不思向所有人亮出了那件物品,“虽然我不认识这上面的文字,但是我想你们中间应该有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吧?”

王耀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非常抱歉,那是我的令牌……”

阿不思看看王耀,又看看惊愕的麦格教授,轻轻笑了,“六十多年了啊……我还以为自父亲那之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呢。”

第四位勇士,诞生了。

 

不想全篇看我跟倾城放毒辣你们眼睛的,就踊跃投稿吧!【想看也要投稿!】

淮南子 采桑:

这里是一个茶话会相关的应援征集嗷,劳KK呀(ฅ>ω<*ฅ)

应援能有多赞!靠同好们了!!!

场刊能有多厚!靠同好们了!!!

详细要求看宣图⁄(⁄ ⁄•⁄ω⁄•⁄ ⁄)⁄


【作者提前注:因为我踩到了屎,有难同当,你们也得陪我一起被糊屎!
简单来说,看个极东MMD然后毫不意外地在评论区看到了让我想砸电脑的评论(顺便说一句这算稍微有点内容并且已经算有下限的了,更多的是像“因为爱,所以允许你伤害我。因为爱,所以想要占有你”这样的垃圾话),在狂喷了这个妹子一顿之后,回想起来还是脑仁疼,于是决定发刀!】

小王是律师事务所新进来的实习生。
实习生嘛,工作就是倒倒茶跑跑腿,偶尔因为自己的日语二级证书被叫去做个翻译。他也做好了自己至少有两年要这么无所事事地过去的准备,却没有想到,有一天boss会把自己叫去,和一个师兄一起负责一件官司。
还是国际官司。
小王为此十分兴奋,师兄却是连抽了两支烟,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将案卷递给了他,拍拍他的肩膀,“尽人事吧……”
看过了案卷,小王才知道了师兄为何沉默。
那是还活着的慰安妇向东京法院起诉日/本政府要求道歉的官司。
这是必败的。
从95年起到现在,相同的官司不知道起诉过多少,胜诉的,一件都没有。
个人不能起诉政府,仅靠这一条律令,多少努力和证据,都无济于事,连胜诉都无望,谈何道歉赔偿?
这份心情在到达日/本本土后越发的明显。
他们一行人受到了极为妥帖的接待,日方负责人更是彬彬有礼,因为团队里坚持要来作证的老人晕机身体不适,还给请来了医生。
但是在他们用同样有礼的微笑接过他们提交上去的证据和诉状时,那份礼貌仿佛就是在说,我拨冗前来应付你们这些无理取闹借着那些老掉牙的旧事敲诈勒索者,你们也该知耻不要再来给我们添麻烦了好吗?
那样高高在上隐含轻蔑的姿态,看得小王血气翻涌差点就一拳头招呼过去了。
还是师兄看情况不对把他踢去负责照看团里唯一那个老人家,才免了一场干戈。
老人家已经九十多了,姓黄,她的孙子孙媳带着小孩陪她来的,黄老太太总是沉默着,一双又圆又黑的眼睛嵌在干涸皲裂的老脸上,只有在见到自己的曾外甥女时,才会多一点光彩和温柔。
一家子都是木讷小心的人,这让小王十分轻松,却不料,在庭审结束后,那一家人突然提出要去一个地方。
那是东京有名的富人区。
黄老太太的家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带着小王三绕两拐,就到了一幢小洋房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玛莎拉蒂新款,黄老太太的孙媳刚想上去摁门铃,一个年轻人就打开大门,边走出来边扭头对里面说,“晚上我不回家,约了朋友去海钓~啊,妈妈外面有客……”
最后一个字在看清小王身边的人的脸之后就生吞了回去,在朝里面的询问回了一声“没什么,认错了!”之后,那个年轻人就满脸不耐烦地将门一关,抱臂瞪着小王,“怎么又是你们?!”
小王一脸懵逼。
一直都是木讷不说话的孙媳越过了小王,站到了年轻人面前,“你知道我的来意,你的曾祖父对我的奶奶犯下了暴行,他没有道歉,你爷爷借着你曾祖父从中/国抢夺的财物发家,他也一直拒绝道歉,让你的父亲出来,他至少应该为他的先人的罪行道歉。”
没等小王反应过来把那段中文翻译成日文,那个年轻人就满脸不耐地开口了,“是是是,我知道你们是来干嘛的,要赔偿嘛,但是我曾爷爷那一辈的事,关我们什么事?能请你们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吗?给你们一分钟,再不消失我就报警了!”
尽管小王也没有把那段日文翻译成中文,但是那个年轻人掏出手机的一瞬间,身边人的警戒还是让他迅速明白,这一家人不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对待了,以至于他们不需要日语翻译,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并知道接下去她们会面对什么。
这时,黄老太太开口了,“还是个小孩子,莫跟他争了……走吧……”
孙媳急了,“奶!难道你下次再受一次罪过来跟他们要说法?不行!我们这次一定要见到那个议员,让他亲口跟你道歉!”
老太太却摇了摇头,拄着拐杖转身慢慢走了。
其他人急忙追了上去。
小王转身也想走,却听见那个年轻人嘀咕了一句,“为了要钱连这么老的老太婆都拉过来,真不要脸……”他实在是忍不住,转头对那年轻人开口道,“那位老人家的腿伤,是你曾祖父打的,他们也不要钱,只是要你父亲石原议员公开道歉,现在,我想你大概也欠他们一个道歉,为你刚才的言论。”
说完他也不再管那个愣在原地的年轻人,朝那一家人追去。
为了省钱,来的路上都是坐的公交车,车站离富人区很有一段距离,看着那一家人低落的气氛,小王实在于心不忍,“我请你们吃饭吧?回去酒店也没有晚饭了,让这么小的孩子饿肚子可不行啊。”
原本想开口拒绝的孙媳听到最后一句,犹犹豫豫地看看自己乖巧的女儿,最后点了点头。
夜晚的银座永远是光鲜亮丽的,行人来来往往,夹杂在里面衣着朴素的那几个人就特别的显眼,小王已经不知道听见多少窃窃私语的嘲笑他们“肯定是中/国人”,他只庆幸身边的人不懂日语,接收不到这满街的恶意和轻蔑。
然后在驻足等红绿灯的时候,人群里却响起了几个熟悉的中文声音。
“快看快看!那是XXX的XXX,哇!居然是现场直播演出!他好可爱~”一个小姑娘拉着身边的友人,指着对面大楼上的光幕兴奋的几乎手舞足蹈。
“欸?是欸……呃,这个演出是XX酒店主办的?那不是之前那个闹的沸沸扬扬的在酒店房间里放洗白南屠的书的那个酒店吗?”
“哎呀你好扫兴~二次元不要谈三次元,娱乐不要讲政治,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人家都有道歉过了,还给了中/国ODA呢,你还要人家怎样啦?你说的那都是个体事件,跟XXX又没关系。不说这个了,你说我们现在过去还来不来得及看一眼XXX?”
小王听得眉头直皱,但他最后也只是目送那两个姑娘兴冲冲离开,而后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身边的人。
黄老太太呆呆地站在那里,她有些迷惘地抬眼看着四周,“他们道歉过了?”
“我咋不知道啊……我没听到过啊……”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一个人看她一眼,更不会有人回答她。
银幕下面的飞信快速闪过了今天关于慰安妇申诉的庭审消息。
没有人注意。
小王对此几乎是松一口气的,他来日/本留学过一年,十分清楚现在日/本人对历史的无知程度,就算身边的那几个人听不懂日语,小王自认他也受不了再听到一句“慰安妇是什么啊”或者“有完没完了啊”这样的话……他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来安慰或者解释一下,却又被一个幼嫩的声音打断了。
“爸爸,以后我也要继续来这里,要他们道歉吗?”年幼的孩子睁着一双跟曾祖母一模一样又黑又圆的大眼睛,仰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一直沉默着的庄稼汉子抬起老树皮一样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那是爸爸的事……等你曾祖母不在了,我们就不来了,夜夜噩梦的人不是我们,需要他们道歉的人也不是我们,可以亲口跟他们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能够原谅他们的也不是我们。孩子,你只要记住今天发生过的一切,记住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就好了……”
或许是这一大段话耗尽了所有这个糙汉子的理性,他最后往地上啐了一口,“去他的小日//本鬼///子!娃,去拉着你曾祖母,我们回家,你该开学读书了。”
周围衣冠楚楚的人朝他投来或讶异或厌恶的眼神,他却看也不看他们,只朝小王歉意地点点头,然后带着家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个月后,判决下来,一如既往地,败诉。
第二年的春天,飞往东京的国际航班上,没有了那个会把廉价飞机餐偷偷塞进包里留给孩子做夜宵的男人,也没有了那个晕机晕到病倒也要亲自去申诉的固执老人。
第三年,中韩联合申请将慰安妇档案收录联合国世界文化记录名单的努力失败了,日方官员洋洋得意地在电视上宣称这是他们努力阻止的结果。
小王已经成了一个略有名气的律师,他的日语等级证书在抽屉里积了灰,只偶尔遇到日/本客户需要礼貌寒暄时用上,不过他已经考取了阿拉伯语和法语的证书,混的越发的风生水起了。
我们不会仇恨,我们也不会遗忘。
我们没资格报复,我们也没资格原谅。
慰安妇幸存者,现余,8人。

(⊙o⊙)哇喔!!!开预售了!

夔周:

“我所见所想皆是你,你把火焰在我心上点燃。”


基本信息
定价:65r
预售时间:11月5日~12月25日
原作:黑塔利亚
刊名:《千万个你》
主催:夔周
内容:左耀多cp合志
字数:8万
规格:A5
文阵:半面、斐尔、夔周、莱特、琉璃、龙临、穆衍、如遇
扉页:阿剑
插图:JING、猫晴、十七老鬼、咸鱼不咸、Yruri
书签:momo
代理:镜花阁


预售链接: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61058830371


求推荐!求转!求k!各种不要大意的来吧!感谢各位老爷捧场!

APH游戏论坛

【作者提前说:算算从之前的游戏版aph最后一话到现在,差不多过去两年了呢,之前写到了土鸡炸伊万飞机拿到一滴血,现在土鸡都和伊万和好和阿尔撕逼了,叙利亚问题也快尘埃落定了,感觉凑一下梗还是能再更新一发的嘛~那么就试试吧?】

【世界】我即世界:打野啦打野啦!有小号的都把小号开起来!现在开大号去下本不划算!

【世界】好想吃包子:打铁呢,没空。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挖矿呢,没空~

【世界】我即世界:fuck!伊万你丫早就把小号开过来了好吗?!装啥无辜啊!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滚!万尼亚只是跟阿萨德组了个队共享经验顺便交易点武器而已!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哥哥的大号损失惨重欸……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毁灭世界的起源获得神器大伊万2.0,天下震动,群雄侧目】

【世界】我即世界:WTF?!你们是嫌这个世界还不够乱吗?!

【世界】好想吃包子:……艹……问题大发了……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不错嘛~任勇浩你药水够不够?要不要我支援你一点?

【世界】毁灭世界的起源:谢谢大哥!

【世界】世界的起源:卧槽老大救命!

【世界】我即世界:别怕,hero有神器!给你一把防身!

【世界】好想吃包子:卧槽阿尔你家神器是批发的吗?不要乱给人好不好?!

【世界】我即世界:都是你的错啊!现在那个疯子都有神器了,hero给小弟一把神器防身有什么错?!

【世界】好想吃包子:……这怎么就特么是老子的锅了?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同抗议!神器这玩意能乱给吗?

【世界】我即世界:呵呵~那任勇浩那家伙的神器是谁给他的?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永久中立BEL,玩家永久中立BEL掉落211金钱】

【世界】永久中立BEL:EXM?!为什么突然袭击我?!

【世界】我即世界:……这游戏药丸,hero还是回自己服务器吧……

【世界】金钱至上:……贝露她只是个生活玩家啊!从来没有下过本,太过分了吧?!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人家是隐藏boss,有三观这玩意?

【世界】永久中立BEL:……难道以后去野外采集都有危险了?!

【世界】我即世界:似乎是这样的……

【世界】说明书在哪:……简直是疯了……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我跟弗朗西斯解除情侣关系了。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Qu`estceque?!

【世界】我即世界:WTF?

【世界】好想吃包子:啥?!

【世界】说明书在哪:胃痛……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没啥,搅屎棍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而已~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滚!之前那个特殊任务【深绿旗帜飘扬欧洲】可是还在的啊!我这边服务器都快崩溃了,但是你那边传送过来的玩家我完全没法拒绝就因为那该死的情侣关系!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哥哥和路德都没崩溃呢你崩溃啥!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你们几个服务器合并一个大区,当然不用担心崩溃了啊baka!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既然你这么绝情,那我们来讨论一下分手费吧!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一群废物,主城发布一下对那些陌生玩家的通缉令不就完了~

【世界】我即世界:伊万你特么红名到不能进主城了吧?报一下坐标hero来杀个一次?

【世界】好想吃包子:……阿尔你又忘了我们几个都有洗红名的道具了?

【世界】我即世界:hero是想说那只蠢熊滥杀无辜恶贯满盈啊!

【世界】好想吃包子:……你可真有脸说……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东南亚之虎,玩家东南亚之虎掉落211金钱】

【世界】东南亚之虎:艹?!我在主城里游荡都被袭击?!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唯爱不可辜负,玩家唯爱不可辜负掉落211金钱】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这都第三次袭击哥哥了!还有没有人性?!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人家是隐藏boss哟~哪来的人性?还是阿尔弗雷德不小心让他跑出来的哟~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阿尔弗雷德·F·琼斯!

【世界】我即世界:……又不是hero的错!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不然是万尼亚的错?追捕隐藏boss这事你可一点力都没出呢~

【世界】我即世界:胡说八道!Hero可是一直在开小号追杀boss的!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嗯~你的小号也跟大号一样厉害喔~

【世界】中亚帝国:……伊万啊,我们组队追捕隐藏boss吧?

【世界】我即世界:土鸡你个叛徒!

【世界】中亚帝国:这叫审时度势!让你瞎伸手多管我闲事!来咬我啊?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呵呵呵呵~可以哟~来组队吧~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司康饼小妖精,玩家司康饼小妖精掉落211金钱】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WTF?!我都关闭服务器了为啥还能袭击我?!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emmmmmm……因为是隐藏boss?

【世界】说明书在哪:所以说,孤立自闭是没办法对付隐藏boss的,我们要联合起来!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这话你敢对着王耀去说不?

【世界】好想吃包子:啥?老子正忙着冶金呢!

【世界】说明书在哪:……

【世界】金钱至上:友情提示,你们最好别拿那个非人类当标准。

【世界】好想吃包子:在全民打隐藏boss的时候跑去冶金,这怎么就非人类了?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司康饼小妖精,玩家司康饼小妖精掉落211金钱】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我躲主城都被袭击,你丫到处乱跑就是没事,这是啥?!

【世界】好想吃包子:呃……人品问题?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王耀你其实很讨厌我吧?

【世界】好想吃包子:欸?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我一点也不意外啊!我也超级讨厌你啊!我要去跟本田菊组队!Baka!

【世界】好想吃包子:……关我什么事?

【世界】菊与刀:欸?亚瑟酱要来南海一起刷怪吗?等在下升级完武器,请一定要和在下组队!

【世界】好想吃包子:……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们,不用等隐藏boss袭击哦~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毁灭世界的起源获得神器二踢脚2.0,天下震动,群雄侧目】

【世界】我即世界:……

【世界】好想吃包子:……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

【世界】好想吃包子:……好吧,如果他敢对阿尔你动手,尽管揍他,我保证不出手。

【世界】毁灭世界的起源:什么?!二哥你居然不保护我了思密达?!

【世界】好想吃包子:老子好像从来没说过会无条件保护你吧?

【世界】毁灭世界的起源:二哥我错了二哥!

【世界】好想吃包子:嗯?那你把神器扔了?

【世界】毁灭世界的起源:不要思密达!

【世界】我即世界:这疯子就是要被轮成白板才知道教训!

【系统公告:隐藏bossISIS使用自爆技能杀死了玩家司康饼小妖精,玩家司康饼小妖精掉落211金钱】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

【世界】好想吃包子:点蜡,默哀三秒~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意思意思陪一下耀~

【世界】我即世界:兄弟!Hero会替你报仇的!

【世界】说明书在哪:借此机会我要呼吁,善待那些陌生玩家,就是你们的恶意才让这么多冲突发生的!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心情十分复杂,唯有点蜡……

【世界】好想吃包子:……路德你是电脑中病毒了还是烧糊涂了?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或者被盗号了?需要万尼亚去跟GM反映封号不?

【世界】说明书在哪:……

【世界】我即世界:大家不要担心!叙利|亚副本已经快被hero打穿了!到时候就能知道隐藏boss的移动坐标然后干掉他了!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好像是万尼亚会拿下首杀哟~

【世界】我即世界:……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你抢老子卖塔塔武器的生意不说还来抢首杀?

【世界】我即世界:哼~群雄逐鹿,自然是各凭本事!抢你生意又怎样?

【世界】好想吃包子:嗯?谁是那只傻狍子?

【世界】说明书在哪:狍子?

【世界】好想吃包子:群雄逐鹿,未知鹿死谁手,我比较在意谁是那只鹿,也就是那只傻狍子……算了,我还是继续去跑商吧……呵呵,塔塔那货的生意跟老子没半毛钱关系。

【世界】我即世界:……王耀你就不能别这么不务正业?

【世界】好想吃包子:……你丫才是在瞎搞事情吧!

【系统公告:由于年久失修,玩家司康饼小妖精的神器伊丽莎白女王号耐久度降为零,降级为传奇级武器,请玩家尽快修复损坏】

【世界】好想吃包子:喔~亚瑟你还能来我南海区抢怪吗?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

【世界】好想吃包子:看来是不行了,虽然我们五人每个都有不止一件神器,不过南海那种水下地图,能用上的神器还真不多~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ba……baka!去南海刷怪本来就不是我的计划啊!

【世界】菊与刀:(垂死病中惊坐起)亚瑟先生?!

【世界】好想吃包子:本田菊你还是专心去跑商吧~这都被阿尔劫了多少次货了?

【世界】菊与刀:……

【世界】pasta:没事哒小菊~路德也被阿尔劫过好多次呀~ve~

【世界】菊与刀:……

【世界】说明书在哪:……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好想吃包子:啧啧啧~话我也不多说了,最近新开了条商路,有兴趣的一起来跑商呀~灰灰~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等等我呀耀~

【世界】说明书在哪:咳~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先告辞。

【世界】801姐:楼上+1~

【世界】冰雪女王:楼上+2~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楼上+3……

【世界】我即世界:你们居然全都跟着王耀跑了?!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咦?哪有~哥哥是真的有事呀~要去和美人一起跑商哟~

【世界】菊与刀:……

【世界】永恒之河:……我刚上线你们就都跑了?来插旗单挑啊王耀!

【世界】好想吃包子:……神经病,逻辑在哪?

【世界】永恒之河:竞技场房间号XXX,有胆就过来!

【世界】好想吃包子:呵呵,等我跑完这单就过去,别怂哦~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塔塔你真有勇气~万尼亚围观就好~

【世界】我即世界:塔塔你真有勇气!Hero给你点赞!顺便点蜡~

【世界】冰雪女王:跟哥哥一起围观,顺便点蜡。

【世界】说明书在哪:呼吁和平相处,不过塔塔你真有勇气……

【世界】金钱至上:塔塔你真有勇气,顺便开盘来赌塔塔他能撑几分钟~

【世界】永恒之河:……我,我突然肚子疼,去上厕所,下次再来跟你单挑!

【世界】金钱至上:……还没开盘就尘埃落定?塔塔你真是刷新纪录了呢……

【世界】唯爱不可辜负:刷新怂逼的记录吗?不过塔塔你这认怂也要嘴硬傲娇的姿势是跟谁学的啊?

【世界】司康饼小妖精:……

【世界】801姐:就没人注意塔塔他说要去上厕所这个有味道的话题吗?

【世界】冰雪女王:……伊莎你太重口了……

【世界】我即世界:……

【世界】温暖的向日葵:……

【世界】好想吃包子:不关老子的事,反正他跟我完全没啥交集~

 

帮扩啦~帮扩啦~
但是你们必须得给蠢作者留一套黑三角!

-五千年间-:

#APH# 【联四卫衣·二宣】二宣来了!比起一版设定这次改了不少,还有送徽章XD群号680912422,这是我找的代理的群,一般我会在里面听各位的意见随时修改,上新和预告也会第一时间发在里面,可以进来玩玩=3=这次角色依然是#王耀# #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伊万·布拉金斯基# 

【2018魔都金钱茶话会官方群】

啊?啊,就是这样,有兴趣的就去玩玩吧~

淮南子 采桑:

这里是唯一指定官方群哦,不会有第二个群


群号码:643957307


欢迎感兴趣的同好加入哦,群内将会同步跟进金钱组茶会话筹办进程,并且于茶话会举办当日现场直播。


加群不是一定要去现场才可以啦,同好来玩也可以呀【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