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先生

主黑三角,也喜欢丝路,拒绝极东和味音痴,菊相关只吸毒,把我定性为菊黑也行,露相关是红色洁癖,但是是老王中心,耀攻党,2.5次元党,喜欢时政历史向,我家老王世界总攻

联合国的会议室一如既往的嘈杂喧闹不堪。

王耀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头仔细审阅着一份关于自家十九的文件,现在在讨论的议题,他并不关心,目前来看也用不着他出面发表意见。

 那边伊万和阿尔就叙利|亚问题已经吵到白热化,关于叙利|亚叛军的问题,两人也争执不下。

尽管阿尔弗雷德在上司的逼迫下必须收回他在全世界搞事情的黑手,甚至为了省钱想撤掉他近20%的海外军事基地,那也不代表他会放弃自己在中东扩大的影响力。

至于伊万,在阿萨德势头正猛,连IS大本营都让他端了的当前,就更没有理由后退一步了。

何况还有一笔美|国涉嫌提供俄罗|斯驻叙利|亚的中将的位置导致后者被袭身亡的账在那呢,尽管伊万没有半分证据,不过全世界范围里有那个实力又有那个意志做出这种事的,好像除了阿尔弗雷德也别无他选了。

从车|臣到乌|克兰,从军事对抗到经济制裁,阿尔弗雷德对伊万的憎恶几乎是摆在台面上的态度了,就算伊万想息事宁人,阿尔也不会就此罢手。

而叙利|亚这片代理人的战场,很快就要定局了……

是以今天的火药味格外的浓烈。

这边王耀淡定地翻过一页,暗自琢磨着小红吹嘘自己的溢美之词是不是有点多?开场白搞成表扬大会好像不太好吧?

身侧后方的塞尔维|亚轻轻碰了碰他的衣角,唤过他的注意力之后,将一张小纸条塞进了他手里。

王耀看了眼纸条,不由得就笑了,他放松身体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目光依然还在台前争吵的两人身上,口中则略有些意味深长地对着塞尔维|亚轻声道,“你们两个,关系什么时候突飞猛进了?”

小塞笑得温柔,毫不隐瞒地对王耀坦白,“虽然伊万他给了我不少支援,但是他的武器价钱太贵了,哪怕是免费送的战机,升级和维修的费用我也有点吃不消啊~您知道的,克罗地|亚和我是死敌,最近他公布了采购阿尔的F16战斗机,我的战备不能弱于他,也不能对财政造成影响,只好跟娜塔莎联系了~毕竟她那有不少S300导弹和米格29战机,价格一直很优惠呢~”

王耀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没多说什么,虽然回头伊万看到这个新闻时一定会郁闷到蹲墙角画圈圈,但是谁让那货总爱狮子大开口呢,莫说周边小国,就是王耀,也有被他得寸进尺到掀桌不干的先例。塞尔维|亚还是穷国,又是兄弟,伊万没怎么欺负,像塔塔和阮氏玲那样有点钱的,卖他们武器开价比卖王耀的价格高三倍那都是老习惯了。

嗯~到时候再去安慰他吧~

至于眼下,还是来自娜塔莉亚的邀请比较重要~

王耀心情颇愉快地将纸条塞进了兜里,耐心地等着阿尔弗雷德跟伊万吵不耐烦了宣布中场休息。

小英雄总是耐心很不好,迄今为止他最大的耐心都用在给王耀洗脑让他政治改革换个执政党上了,对于伊万这个手下败将,他向来把不屑和厌恶摆明面上。

果然没多久阿尔弗雷德就用力将手里的会议记录砸在了桌上,眉眼锋利如刀,嘴角却带着让人看着就想一拳砸过去的嘲笑,“真以为叙|利亚局势已定?你那腐烂的熊掌可没那么锋利的爪子啊~这场竞赛还没完呢!叙利|亚代尔祖尔那个产油区最后会落谁手里,我们走着瞧!散会!”

说完他起身就走向一旁的联五休息室,亚瑟和弗朗西斯见状跟了上去,后面其他国家也赶紧一哄而散,会议室里瞬间就只剩下了王耀和伊万。

伊万脸色难看的很。

考虑了一下这时离开作为盟友好像有点不厚道,但是这时凑过去安慰估计会被扯进那摊浑水里,王耀犹豫了一会儿,结果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办呢,休息室的大门又打开了,年轻的美|国化身站在门口,满脸不耐烦地瞪着他。

“你还傻愣在那干嘛?岁数大了老年痴呆了吗?会前不是跟你说了休息时我们谈一下hero家上司访华的具体事宜吗?”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地招呼着王耀。

……小英雄现在火气还没消,随时可能调转枪口,还是顺着他一点不要正面怼比较明智……

这么想着,王耀正准备起身呢,肩膀就被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按住了。

伊万微笑着,好像按着王耀肩膀还不够,怕被老狐狸逃了似的,干脆直接坐人腿上了,他亲昵地搂着王耀,非常和善地对阿尔道,“不好意思,我们正在讨论中俄合作的大飞机项目,如果你很急,下次请早点~”

阿尔弗雷德牙龈咯嘣了一声……

王耀一直淡然的眉眼抽了一下……

很好,伊万成功膈应了阿尔一次……

因为中俄合作的大飞机,挑战目标非常显然就是阿尔家的波音,而且前段时间就大飞机的命名还狠狠撒了一把狗粮,连长长久久这样的话都说出了口,这对向来内敛的中|国人来说,可真是极为罕见的。

王耀瞅着阿尔弗雷德的怒气很有连他一块火力覆盖的趋势,不由得暗地里掐了把伊万的后腰,低骂了一句,“小混蛋!”

伊万绷紧了脸,完美地维持住了自己温软亲切的甜笑,甚至故意地歪了歪头,让两人极度亲密地头挨着头,一副谁也插不进去的模样,极小声地从齿缝里嘶声回答,“耀难道那么期望跟那混蛋独处?”

……还真没有,现在的阿尔弗雷德最好还是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大概是这波狗粮塞的太粗暴,在王耀想到脱身办法或者阿尔弗雷德炸毛连伊万带王耀一块怼之前,一个高傲冷淡的声音加入了战局。

“不是说为了要专心准备迎接阿尔弗雷德的到访,才拒绝了我的访问要求吗?怎么,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专心嘛~”亚瑟·柯克兰双手抱臂站在阿尔弗雷德身后,面无表情地冷嘲热讽。

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膈应伊万,还是借机表示不满。反正,王耀从搂着自己脖子的手臂收紧了不止一个度接收到的压力让他十分之头疼。

好像还嫌他压力不够大似的,最后那个温柔优雅的的声音也响起了。

“欸?还有这样的事?小亚瑟你确定不是自己太讨人嫌的缘故?毕竟不管是哥哥还是路德,向耀要求访问会面可是从来没有被拒绝过的呢~甚至有强行在哥哥和尼德兰的访问中间加上路德访问的行程呢~”弗朗西斯轻笑着走到了亚瑟旁边。

……好吧,这两位最近因为分手费闹得十分不愉快,基本只要能给对方添堵,都是不遗余力的。

但为什么要搭上他?!

脖子上的力道越发的重,小英雄的死光也阴森森地飚了过来,莫名其妙变成焦点的王耀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一时心软。

早知道应该早点溜的……

形势突变,不知不觉四个人都围着王耀或站或坐下了,只不过王耀感觉到的却只有群狼环伺的那种危机感,刺得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阿尔弗雷德斜坐在王耀侧前的桌子上,他似乎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然而这只让他变得更危险。

伊万则是依然纹丝不动,尽管坐王耀大腿的行径得到了阿尔一个嘲笑的眼神,但是阿尔弗雷德一过来他就站起来就实在让人感觉他是怕了阿尔,是以他表现的十分闲适,甚至搭在王耀肩上的手还暧昧地玩弄着他的发辫,蓄意展示着自己同东方人非比寻常的关系。

亚瑟站在阿尔旁边,弗朗西斯的位置却是有些让人玩味,他站在了两方中间,虽然略偏向了阿尔,但是距离却是恰到好处地位于两边的视线范围边缘,一个王耀非常喜欢的随时可以抽身或者出其不意的位置。

最先开口的,却是伊万。

他似乎是在继续之前亚瑟和弗朗西斯的话题,又似乎是在向阿尔弗雷德继续挑衅,“是呢~主要还是看谁向耀提出访问吧?万尼亚的总理先生提出的访问要求就很顺利呀~月底就要和总理先生一起去访华了哟~”

亚瑟的脸再度刷黑了一层……

王耀……王耀决定装死,反正亚瑟不是阿尔,不可能把他怎么着~

“反正阿尔你的亚洲访问第一站是日|本,总不能让耀什么事都不干就等着你吧~”伊万意犹未尽地最后补充了一句。

阿尔弗雷德眯起眼,伊万是在明目张胆的挑拨离间,但这肯定有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算阿尔弗雷德以航行路线为理由,他的亚洲行第一站选择的是本田菊这一结果都会让中|国不快。

要知道,王耀国内在报道磁悬浮进展相关新闻时,提到日|本磁悬浮直接用了“势如水火”一词,很好地概括了两国现在的关系,偏偏阿尔弗雷德选择日|本当第一站,就算不能算是站队——毕竟最近本田菊家各种质量丑闻很难说没有阿尔弗雷德的手笔在里面,薅羊毛嘛,大家都懂——也可以算是添堵了。

“这是为了解决朝|鲜问题,”阿尔弗雷德一脸的公事公办,顺便给王耀扣了顶帽子,“谁让某些人完全不打算帮忙解决那个疯子呢?Hero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一提到自家北边那个屎坑王耀就想叹气,并且不得不选择退让,“我不是不想帮你,是没法按你想要我做的去帮你。我给他的那些援助,是必须要给的,我别无选择,或者你愿意接手他经济彻底崩溃后的数百万难民?”

“所以你就袖手旁观他仗着你的保护伞挑衅hero?”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地反诘。

“如果他敢主动对你出手,那么,我不会保护他。”王耀语出惊人,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由惊讶渐变为惊喜的表情后,他不得不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也不许搞什么先发制人挑起冲突。”

阿尔弗雷德已经因为王耀的承诺而心情颇佳,闻言他只是得意地挑挑眉,“那hero对他做出新的单边制裁,不算挑起冲突吧?”

“……随便你了……”王耀无奈地挥手。

某个世界级的冲突热点在两人的三言两语里就确定了未来走向,亚瑟和弗朗西斯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毕竟作为欧洲国家,东亚离他们太远。伊万眉头微皱着,但是他也没有反对,他的实力现在不足以让他提供另一个国家保护伞,或许他可以借助经济来往和援助朝|鲜获得更多话语权,但是显然,还不够他参与主导那个热点的走势。

他有些气恼地垂下了眼睑,为了不让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的弱势而加以嘲讽。

只可惜,大约是天生的死对头的缘故,阿尔弗雷德即使大半心神注意都放在王耀身上,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俄罗|斯的不甘,并状似好心地从新开了个话题把他给拉了进去,“说起来,hero也有件事想跟你们两个谈一下,我们来缔结一个像导弹技术控制协议一样的国际公约来限制高超音速武器的扩散吧?”

这话一出,不止王耀和伊万,亚瑟和弗朗西斯也宛如嗅到豺狼味道的麋鹿,警惕地看向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这个提议,简直是明晃晃地想把高超音速武器变成核俱乐部一样,完全拒绝除中美俄以外的所有国家的进入。毕竟,第二梯队的澳欧日印都是严重依赖中美俄的技术支持,才能在相关研究方面取得进展的。

尤其是英法,在高超音速技术的研究集中在民用飞行器上,这基本上也就表明他们对自己独立研制成功的信心也就停留在嘴上了。

只是现在中俄的高超音速武器研制进程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阿尔弗雷德此时提出这样的邀请,无疑,是想拖慢他们两个的进度,以自己的盟友利益为代价。而中俄必须得说也是有好处的,至少阿尔弗雷德就再也别想把相关技术透露给本田菊或者费列克斯给中俄添堵了。

如果王耀和伊万答应了,那么,美|国将是最大赢家,中俄有得有失,英法则是最彻底的输家。

亚瑟和弗朗西斯的脸色黑的简直堪比当初突闻英|国公投脱欧成功……

王耀和伊万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地一块起身,“我们需要谈谈……我想你们也需要谈谈吧……”

“最好快点决定,我们有十年时间来关上这扇大门,十年,对于国家化身的我们来说,可不算太长……”阿尔弗雷德饶有深意地看着王耀。

王耀回以饱含意味的轻笑,“没事,我向来是决定了的事就很有效率的,比如,希望阿尔你别再耍滑头,配合我跟伊万提议的禁止太空武器的倡议……嘛~这个有空我们三个人可以一块聊聊,毕竟,都是禁止武器嘛~”

两人相携走到了休息室门口,还没关上门,王耀就听见亚瑟冰冷地对阿尔开口道,“关于你一直要求的希望我追随你的南海政策的事,抱歉,我不会,也没有那样的计划。”

大门的关闭彻底阻绝了外面的声音,王耀回身看着已经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庆祝——鬼知道他是庆祝亚瑟又一次被阿尔卖了还是庆祝阿尔又一次经受来自盟友的暴怒——的斯拉夫人,“你说,我们该接受他的‘示爱’吗?”

伊万摇晃着酒杯,被酒液润泽的湿润嘴唇牵扯出一个算计的笑,“万尼亚觉得,我们之间的军事合作交流可以更加深入紧密一些,不是吗?”

王耀闻言笑了,“小混蛋,你也学坏了啊~”

伊万走过去倾身在东方人唇上落了一个吻,“可没你们狡猾啊~”

王耀低笑着接受了伊万隐晦的示歉,为了方才在会议室里把他搞成焦点的事,只不过,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什么来着?

 

【作者注:老王你忘记了白鹅美人的邀约……白鹅美人可是给你准备了份礼物,对中|国实施免签,并且说“这是来自兄弟国家的爱”哟~

哎呀?我好像不小心坏了老王的好事?

咳咳~坚定一下,老子是黑三角丝路厨哼唧!

总之全文都是新闻梗,我就懒得说了,反正冷战相杀红色相爱金钱相爱相杀呗,老样子了,只不过英法又不小心被炮灰了……

嗯,阿米卖队友也一如既往地溜……】

 

评论(74)

热度(457)